z-xxb

半退休

半退休(改)

ooc超级预警,烂尾

一篇完

 

 

 

 

 

 

 

这是喻文州在北京的第十年了,这里都称得上是他的第二故乡了,前几年回家去时,家里的长辈除了说他年少有为,还不免操心他的婚事,有时,说者无心,听者有心,之后喻文州也就不回去了,过年时,直接将二老接来北京过年,让王杰希做地陪。

二老不好意思,说是麻烦王杰希,打扰他和家里人的聚会。

“不麻烦,应该的。”王杰希这样说着,二老也没反应过来。

“没关系。”温暖的笑意掩盖不住,是真是假,在场的三人怕是最清楚不过的。

有时,王杰希也会让喻文州陪着他一起回家,喻文州投其爸妈所好,带些小礼,去的多了,他们就让喻文州别老是带东西过来了,有空常来就行,可喻文州不听,还是那样。王杰希的弟弟妹妹倒是早就结婚了,有时,一大家子都在,有时孩子们玩荣耀,王杰希和喻文州就在后面看着,平时王杰希看他们做作业,他们偷点小懒,王杰希从来都是睁只眼闭只眼,一到荣耀就不一样了。打副本的时候,王杰希出言指导,立马就是微草队长的样子,方法又像是魔术师和先前看的攻略都不一样,他们倒是极喜欢喻文州,从不说重话,站在背后指点两句,刷副本的速度都可以突破团队记录,有一次还破了个新区记录,开心的他们呦,直接拜大神,成为了他们班里不多的庙粉。

平时他们两个住在一个两室两厅的公寓里,王杰希在北京房产不算少,但这里是退役后住的最多的地方,烟火气倒是真不少。

 

王杰希在北京等了喻文州2年。

黄金一代的职业选手绝大多数在13赛季谢幕,只有霸图留了个张新杰和蓝雨的喻文州。而王杰希坚持到十三赛季是问了黄少天的,十二赛季末,问黄少天打算再打几年,黄少天近年来文字泡相较于他刚出道时少了不少,但是变得有质有量,名副其实的垃圾话。黄少天见他问的认真,也不含糊直言再打一个赛季就退役。——本来想着十三赛季就可脱离异地恋的痛苦,两人随便黏黏糊糊地过过退休日子。结果喻文州在黄少天的新闻发布会上,却让蓝雨粉丝满脸的泪水还没擦干,就破涕而笑。

“我还会继续下去。”

黄金一代还没结束,多少头条用了这个标题。

“微笑/微笑”,这是王杰希在电视上看到直播后,给喻文州的qq消息,顺便退订了飞向广州的机票。

“^w^”。

王杰希退役之后当了个挂名的技术顾问,便和那几个退役老人在网游里相爱相杀,几次还被拍到与叶修在北京胡同里闲逛,这让喻文州不免吃味,拿个术士小号,挂着蓝溪阁的名号看到中草堂的魔道学者就一顿胖揍,顺便再抢个装备,放进蓝溪阁的仓库里,杀得满意了,才去接王杰希打来的几个电话。

之后看到王杰希在一个闹中取静的地段开了个书店,最显眼的地方放上几本荣耀杂志,自己又成了自由撰稿人,写得荣耀分析句句在理,又天马行空,给出了问题的战队想几个不可能完成的方法,那些粉丝哪里懂得,有时战队战绩下滑的厉害,直接拿着王杰希前辈的方法,质疑战队,弄得战队的公关部里外不是人。

在与蓝雨度过了黄少天退役的阵痛期,喻文州宣布退役,同时因为一直没能找到索克萨尔的继承人,索克萨尔被宣布转会。

在这个金元构成的职业联赛,情怀是属于巅峰的,情怀是属于粉丝的。

买不来只属于没钱与情怀。

职业选手,为钱也好,为名也好,为首发也好,为核心也好,为冠军也好,无可厚非。

他们从来不属于粉丝。

 

喻文州这些年在联盟中层做国家队的技术总监,喻文州来之前这是个闲职,但这个职责却不小,国家队的选人可谓是他一手把控,以前一直是叶修兼着的,喻文州一来,叶修急忙向冯主席请辞,直接把领队都辞了,带着钱包滚回了兴欣,抢他的boss,当他的教练。现在荣耀在亚洲地区风靡得不得了,国家队出征,得来的利益要大头分给体育总局,前两年几个联盟就合计着挑个季后赛的四强,组个类似足球的亚冠,一开始到还是友谊赛随便玩玩,现在倒是越发认真起来,刚好兴欣闯进了4强,叶修估计回去也是不得清闲。

后来喻文州一步步提升,在联盟中的人脉关系网也是越来越大。

今年冯主席退休了,荣耀正式进入世界级综合的比赛中,体育总局给予了很高的关注,临时下派了许多的领导。

其实王杰希退役时,联盟给他推荐了许多的职位,但都被王杰希拒绝了,不适合,是他说的最多的。王杰希的父母是公务员,官僚机构是什么样的,他听多了,有时,被联盟总部喊去喝茶,他坐的可不舒坦,听着听着,就想着带好不容易见面的喻文州去哪家饭店吃饭。他是一个事务性的人,凭着自己的才华与热情在荣耀职业圈打拼,对自己队长的质疑,他以视新秀墙为无物反击回去,对配合问题,他以封印自己为代价,获得荣耀。比起魔术师,一声“王队”或许才是王杰希最好的微草荣耀生涯概括。

喻文州忙的王杰希都舍不得了,连两人腻歪的时间都要被挤没了。打开qq,看见几个女选手在群里刷消息,原来是几个女选手追星,结果发现几个vpn都挂了,还在求助。也有几个国外的职业选手和他们玩的比较近,是时候去撺掇他们去注册qq了。

有时听着喻文州在电视里标准的普通话有时还带点儿化,真不愧是自己亲自教的。记得以前喻文州来北京时的,有好几次窝在沙发上让王杰希教他儿化音,最终都逃不过舌头被王杰希捉住的命运,腻腻歪歪在沙发上又耗个一个下午。

真想拉着他去结婚,当然在大陆还是不行。保守,同性恋也好,拒绝被认可的恋情也好,甚至是普通的性,他们都害怕,审查,封杀。

不承认就代表不存在吗。

越来越多,越来越少。

早在20年前,就听见别人说,你以为这是20年前吗?

 

 

“滴滴”“滴滴”qq提示音响个不听,群里不知怎么了,疯狂艾特王杰希,叫他快看微博,出大事了,微博王杰希是早就卸载了的,早就几年前,一个出名的大牌演员被黑,不知采用了什么方法早该上热搜的,怎么也刷不上去,王杰希看着一些多事的人录的视频,看着点赞数越来越少。再后来,王杰希发现热搜上都是明星,很少有其他的。觉得微博都是他们的。

想着自己关注的都触手可及,也就卸载了。

“什么事”王杰希直接在群里问。

“文州被辞了。”叶修直接一个链接甩出来。

草草看了一遍,大概是总监位置没了,直接被提到了个虚职。

中国队的荣耀在喻文州的带领下,在强手如林的世界中一直保持着领先的位置。选手们没有一个不喜欢荣耀的,都希望自己喜欢的可以更出色,更受人瞩目,为了荣耀,他们都拼上了他们无限的才华和他们有限的青春。

喻文州前几天有宴会要出席,每天身上回来都带着些酒味,饶是这几年酒量进步了不少,但是他们似乎都过了练酒量的年龄段,就连上次去黄少天开的饭店吃饭,一打啤酒就让他们四五个人受得了。喻文州很少将工作带到家里来讲,但是只言片语已经足够了。蛋糕越来越大,本想着是互惠会利。却不曾想,联盟与战队的相互掣肘近几年倒是越来越频繁了。随着电子竞技的风靡,孩子们家中的阻碍少了许多,甚至有些家长,专门将孩子送去训练营训练,而不是当年各个战队的训练营为了招揽小天才们经理战队齐上阵的景象。自然,这样的一块肥肉,联盟自然是不允许各家战队分了,根据总局指示,联盟在一些城市建立了训练营。荣耀的发展,也让很多的选手获得了很多的关注,本来只是一些广告,但是逐渐一些娱乐节目也见缝插针找上选手门来,一开始联盟和战队以提高知名度的想法,不断地同意,甚至对一些并不待见这种行为的粉丝发表的言论,用各类粉丝控评来转移。但有时,比赛成绩略有下降,就被人乱喷,是谁将他们捧高,是谁将他们踩扁。之后利益关系到的地方越来越大,开始有了各类的矛盾,听说还有选手直接和战队闹翻的,战队和联盟闹翻的。就连联盟和总局之间似乎也有诸多纷争。不过这些也只是有些风声罢了,没多久就风平浪静了。

说起来,喻文州被辞真是一个炸弹。转眼间各大头条都是他,几乎所有有关荣耀的地方都是谴责联盟这种行为,有些人在用些谈论官场秘辛的口吻分分钟带节奏。

可是喜欢荣耀的人,又有多少人愿意看到自己所喜欢的东西被带上其他的颜色呢?

在上面评论的人啊,有多少人会把这件事记得2个星期?

在上面转发的人啊,有多少字会留下来呢?

所有的后果不是还是由当事人承担么?

“要你养了,杰希”喻文州还有时间给他发短信。

这倒是一颗定心丸。

 

王杰希又轻轻叹了口气,开始到厨房准备晚饭,突然又想起了什么,又到卧室里拿出了个小盒子。

后来看群里听说总局召开了发布会,喻文州感谢了国家队的成员,感谢了荣耀,感谢了官方,辞职了并说会开启一段新的旅程。

喻文州回到小窝,已是8点多了,喻文州敲了敲门,门里传来了“等一下”,接着是脚步声,王杰希围着围裙就来开门了,手上还有残留着面粉。

“我回来了”

“恩”并没有多说什么,王杰希抚上喻文州的脸。

十指交缠。

王杰希在做饺子。

 “今天书店里进货,回来的晚了,只来得及做馅了,改天擀饺子皮再给你吃。”

“恩”喻文州在做菜方面,毫无天赋,很多年前快放年假时来北京打比赛,4:6微草赢了,队员闹着要去队长家吃饺子,结果被黄少天听见了,非要跟去,王杰希看了看喻文州,喻文州也是兴致饶饶的看着他,王杰希脑子一热,竟然就答应了近20个人的要求,到了家,微草的队员自然是要帮忙,蓝雨的也想凑热闹,结果没在厨房间里站几分钟就被王杰希赶了出来。喻文州赖着不走,王杰希拿他没办法,看着他已经放了馅在饺子皮上,便握着他的手教他做略带花样的饺子,结果王杰希一放手,他就只能做个样子了,不饱满。喻文州想着他爸妈让他在夏休期学学做菜,说之后娶媳妇方便,他口头应着,结果还是继续泡面,外卖,约饭连轴转。现在发现学学还是有些用的,只是他已成为了那个被勾住的人。

王杰希在手上沾了点水,正打算把饺子包起来,抬头看了看喻文州,抬手把他脸上的面粉抹掉,“快去洗手,已经蒸了一锅了一会儿就能吃了”那酱汁是按着喻文州的口味调的,喻文州随手拿了根筷子沾了沾,味道不错。

两人对桌坐着,王杰希夹了不少饺子放在喻文州碗里,一边自己又吃着,时不时地看看喻文州,喻文州吃相极好,喜欢细嚼慢咽。突然“咯噔”一声,“诶呀”喻文州皱了皱眉,吃到了个硬硬的东西,拿出来一看,是个戒指。没什么钻石在上面,隐隐约约见着几个字母,王杰希来到了他的身前:“喻文州,来我书店当个老板吧。”

“好”喻文州轻笑着答应“不过,那你又是什么?”

“老板的男人。”

之后,喻文州还真在王杰希书店待着了,后来又入股了一个连锁网吧。

 

半退休(3)

私设如山

会有ooc

中短篇,原著向

 

 

一个简单的新闻发布会,并没有很大的宣传,给他的是一个国家队总监的职位,作为几届的队长,这个职位给的合情合理。

拖着行李箱,回到小窝,已是8点多了,在楼下发现灯居然已经亮了,喻文州敲了敲门,门里传来了“等一下”,接着是脚步声,王杰希围着围裙就来开门了,手上还有残留着的面粉。

“我来了”喻文州一天的舟车劳顿,已是面露疲色

“你终于来了”王杰希抚上喻文州的脸

十指交缠。

这是一个两室两厅的公寓,王杰希在北京房产不算少,但这里是他近两年住的最多的地方,烟火气倒是真不少。

王杰希在做饺子,喻文州放了行李,便去厨房看他,那双在键盘上灵巧的双手,在包饺子也不弱。

“今天书店里进货,回来的晚了,只来得及做馅了,改天擀饺子皮再给你吃。”

“恩”喻文州在做菜方面,毫无天赋,上次来北京,也是吃饺子,王杰希握着他的手教他做略带花样的饺子,结果王杰希一放手,他就只能做个样子了,不饱满。

之前他爸妈让他在夏休期学学做菜,说之后娶媳妇方便,他口头应着,结果还是继续泡面,外卖,约饭连轴转。现在发现学学还是有些用的,只是他已成为了那个被勾住的人。

王杰希在手上沾了点水,正打算把饺子包起来,抬头看了看喻文州,抬手把他脸上的面粉抹掉,“快去洗手,已经蒸了一锅了一会儿就能吃了”那儿化音是喻文州怎么也说不上来的,有好几次窝在沙发上让王杰希教他,最终都逃不过舌头被王杰希捉住的命运,腻腻歪歪在沙发上又耗个一个下午。

那酱汁是按着喻文州的口味调的,喻文州随手拿了根筷子沾了沾,味道真是不错。

“去总部感觉怎样呀?”

“一般,不算好。”

“没关系,有我养你。”

“是我养你吧,杰希,给总监大大笑一个。”

王杰希夹了个饺子塞进了喻文州的嘴巴。

吃完饭,喻文州     打开qq,看见几个女选手在群里刷消息,原来是近几年好不容易开了的国外社交网站国内又要不让上了,几个女选手追星大概又要开始他们漫漫翻墙之路了。几届世邀赛开下来,也有几个国外的职业选手和他们玩的比较近,是时候去撺掇他们去注册qq了^^。

“过来刷碗。”

 

 

 

 

 

 

 

 

 

 

 

 

 

 

 

半退休(2)

私设如山

两位感情戏我都不好意思打王喻&喻王的tag了

中短篇

 

 

 

 

 

喻文州到达北京时,直接拖着行李箱去往了联盟总部。王杰希退役时,联盟给他推荐了许多的职位,但都被王杰希拒绝了,不适合,是他说的最多的。王杰希的父母是公务员,官僚机构是什么样的,他听多了,有时,被联盟总部喊去喝茶,他坐的可不舒坦,听着听着,就想着带好不容易见面的喻文州去哪家饭店吃饭。他是一个事务性的人,凭着自己的才华与热情在荣耀职业圈打拼,对自己队长的质疑,他以视新秀墙为无物反击回去,对配合问题,他以封印自己为代价,获得荣耀。比起魔术师,一声“王队”或许才是王杰希最好的荣耀生涯概括。对了,似乎还有叶修,后来又当了几届世邀赛领队,拿了2个冠军,他的皮也被扒的差不多,联盟想着给他个副主席,或者给个挂名总监做做,这次家里虽然也没逼着他,但是叶修还是连夜带着钱包滚回了兴欣,抢他的boss,当他的教练,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冯主席苦啊。这个夏天,总算是把喻文州盼来了。

来到总部,冯主席已经带着一些人在门口等着了,有些人喻文州有几面之缘,又有几人根本没有见过。几年前,听说之后电子竞技会进入一些洲际或是世界级综合的比赛中,荣耀属于考察项目之中。体育总局给予了很高的关注,临时下派了许多的领导。

联盟与战队的相互掣肘近几年倒是越来越频繁了。随着电子竞技的风靡,孩子们家中的阻碍少了许多,甚至有些家长,专门将孩子送去训练营训练,而不是当年各个战队的训练营为了

招揽小天才们经理战队齐上阵的景象。自然,这样的一块肥肉,联盟自然是不允许各家战队分了,根据总局指示,联盟在一些城市建立了训练营。荣耀的发展,也让很多的选手获得了很多的关注,本来只是一些广告,但是逐渐一些娱乐节目也见缝插针找上选手门来,一开始联盟和战队以提高知名度的想法,不断地同意,甚至对一些并不待见这种行为的粉丝发表的言论,用各类粉丝控评来转移。但之后,利益似乎关系到的地方越来越大,开始有了各类的矛盾,听说还有选手直接和战队闹翻的,战队和联盟闹翻的。不过这些喻文州也只是听到了风声,一伙儿就风平浪静了,更别提圈外的粉丝们了。

呵,倒是真被王杰希贪了个闲。

待会儿回家要好好宰他一顿^^。

 

半退休(1)

有私设

大概会有ooc

想到哪里写到哪里,无头绪,无囤货

中短篇

以上

 

黄金一代的职业选手绝大多数在13赛季谢幕,只有盛产“老年人”的霸图留了个张新杰和蓝雨的职业圈奇葩喻文州,也许真的如叶修所想,这个“心脏”的喻文州是故意不练手速,让他的职业寿命延长至了15赛季,也让冯主席在北京望眼欲穿。

在与蓝雨度过了黄少天退役的阵痛期,卢瀚文也终于成长为一位带有独特风格的主攻手,术士倒是没找到合适的,倒是多了一位出色的牧师。

索克萨尔在喻文州退役的同时也被宣布转会。

在去往北京的飞机上,喻文州想着如何给他交往了7年的恋人一个惊喜,那位除了当队长时都不按套路出牌的魔术师先生。王杰希硬是支撑到了13赛季退役,给了微草的未来最好的未来,又当了个挂名的技术顾问,便和那几个退役老人在网游里相爱相杀,几次还被拍到与叶修在北京胡同里闲逛,这让喻文州不免吃味,拿个术士小号,挂着蓝溪阁的名号看到中草堂的魔道学者就一顿胖揍,顺便再抢个装备,放进蓝溪阁的仓库里,杀得满意了,才去接王杰希打来的几个电话。

之后看到王杰希在一个闹中取静的地段开了个书店,最显眼的地方放上几本荣耀杂志,自己又成了自由撰稿人,写得荣耀分析句句在理,又天马行空,给出了问题的战队想几个不可能完成的方法,那些粉丝哪里懂得,有时战队战绩下滑的厉害,直接拿着王杰希前辈的方法,质疑战队,弄得战队的公关部里外不是人。

其实,王杰希坚持到十三赛季是问了黄少天的,十二赛季末,问黄少天打算再打几年,黄少天近年来文字泡相较于他刚出道时少了不少,但是变得有质有量,名副其实的垃圾话。黄少天见他问的认真,也不含糊直言再打一个赛季就退役。——本来想着十三赛季就可脱离异地恋的痛苦,两人随便黏黏糊糊地过过退休日子。结果喻文州在黄少天的新闻发布会上,却让蓝雨粉丝满脸的泪水还没擦干,就破涕而笑。

“我还会继续下去。”

黄金一代还没结束,多少头条用了这个标题。

“微笑/微笑”,这是王杰希在电视上看到直播后,给喻文州的qq消息,顺便退订了飞向广州的机票。

“^w^”。

 

 

 

 

六(下)
开到半路上,吴邪的肚子不争气的响了起来。
这十年吴邪吃饭几乎没有规律过,在他眼里生物钟是什么,可以吃吗?
但现在不一样了,旁边有个比他还不知道的,而且才刚出院,他可不想虐待病人。
“小哥,要不去吃点东西,这边有条路上的大排档特别好吃,明天我们再去大饭店,今天就委屈你了。”
“蒽”
“老板,老样子,来两份”
“好勒,吴老板。”
四周静悄悄的,就留着大排档师傅烧菜时油呲啦呲啦的声音。幽暗的黄色灯光下两个人的影子在油油的木头桌面上映着。
这家店的口味极好,这儿的师傅以前好像也是哪个大饭店的一把手,因性子不受拘束与大老板闹翻,辗转多家,人家却收都不肯收,独留一把好手艺。以前在大饭店那叫一个赚的多啊,突然没了工作,手头紧,家里上有老,下有小,以前不觉得钱的地方,现在却是心疼,男人不舍得用钱,家里矛盾越发显著,老婆爱漂亮,化妆品保养一个不愿意缺,熬不住了带了儿子跑了。老板心灰意冷,在离自家近的地方开了个小店,说是小店倒也谈不上,只是一副锅铲,几张桌子,几条长板凳,几盘调料罢了。
大晚上来光顾这家偏僻小店的,人也谈不上多好,一开始还想搭搭话,被几个凶狠恶煞的眼光瞪了几下,也就不管闲事了,只要烧好菜也就行了。
这家店逐渐做的小有名气,几个混混小子也来这儿开店,但也开不长久,有一次那些混混们看他生意红火,眼红,找他麻烦,掀了他的桌子就上,他在这儿倒也见惯了火拼,但也只是帮派之间,眼看着那开了的刀子就要刺上了自己脖子,他想着自己也没什么好牵挂的,便也闭上了眼等死。等了半天,也不感觉痛感,勉强睁开了眼,才发现那人以已躺在了地上,一刀致命,旁边有一把白刀淌着血滴。
“多谢恩人”
“没什么,我就喜欢救不想活的人”
老板早就看到过这人,却也觉的这人与这儿格格不入,身上也没纹身,也很少爆粗,身上一股温文尔雅的气质,似乎就靠手上的几道疤吓人。有时候每天都来,有时候时间久到都以为他死了,回来时,手上的疤多了几条,眼中的狠戾又多了几分。
有时候,老板分不清他的眼中是绝望还是决心。
后来,听说这人姓吴,人称吴小佛爷,家里有背景,但这几年发展的很快,手段狠辣无人能及。
这不已经将近一年没见了。这次带了个从未见过的年轻男人。
四周依旧很静,静到不正常。
“菜来了。”擦了擦汗,吆喝了一声。
“来,小哥,尝尝”吴邪扳开两双木头筷子,递给张起灵。
说时迟,那时快,筷子一折,往后一甩,刺入两个举着砍刀的人的喉咙,另外两个,张起灵飞身一跃,两记手刀,打昏了两人。
“好,好,好”几声鼓掌“哑巴果然名不虚传,小佛爷到是比哑巴更狠些,都不留手下几条命。”
“若是我留了他们的命,我还有命吗?”
张起灵不对他们下狠手,是因为无论如何这些人都伤不了他;但吴邪不一样,他没有能力在这种时候保全自己,所以一刀致命才是最省事的做法。
这种敌人,死人总比活人好。
“吴小佛爷,这种地方为哑巴接风差了些吧,明日,我在楼外楼定了间房,请了几位客人,小佛爷与张爷可否赏个脸。”
“好”张起灵说。

六(上)

张起灵伸出手回抱了他。
这两人从未在如此平静的场合如此紧靠着对方,以前他们的近距离总是带着血腥的味道。
吴邪带着他参观了这间房子。他又有些后悔了,怎么当初不买大一点的,这样参观的时候就可以多逛些了。
“吴邪,谢谢你。”
“哈哈,只要你喜欢就好。”
“我很喜欢。”
张起灵很少表态,让他说出来的喜欢估计是真的很喜欢了。
吴邪到没想到张起灵会接他的话,愣了一下。
“吴邪”
“恩”
“你—你住哪?”
“诶,大概住——住铺子里”
吴邪面对这个问题老实说也不知道怎么回答。这十年,居无定所,哪里都住,哪里都有危险,哪里心都不安。稍微好一点的,还是那个西藏寺庙。扫着地,时不时地再去有闷油瓶的地方看看他,又暗搓搓的想着自己的计划将汪汪叫耍的团团转的他们的样子。
“好的,我马上到,什么,他们要求带上哑巴张,这不可能。”吴邪接了个电话,是伙计打来的,说是有几个盘口老大在吴山居等他,还要看看威震江湖十年未露面的哑巴张。
这闷油瓶我才刚接回来,还没养肥呢,怎么可以给他们看。
“让他们今天先走,说我没空。”
“有事?”
“没事,小哥我带你去逛逛”
“小哥,你看你长的还是这样年轻,现在的小年轻啊,最喜欢玩手机,我也带你去买一部”
“我不需要”
“小哥,你不要,可我要联系你呀,像我们这种中年人特别喜欢微信”
“你也有。”
“对”
“好的,我买”
已是华灯初上,杭州本就是繁华都市。吴邪这十年也没和人好好逛过,小时候最熟悉的热闹街市反倒成了陌生的地方,儿时被大人叮嘱过不许去的脏乱小巷又成了再也不会迷路的地方。
吴邪思前想后还是来到了他伙计开的一家手机店,这里的手机都有经过改装,有些像军用手机,吴邪的也是,虽然不想让张起灵参与进自己的事中,但张起灵是自己的人,也免不了会被人看上。
越安全越好。
总觉得吴邪忘了张起灵的厉害。
“小哥,你看看,喜欢哪一台。”
吴邪绕着店四处看看,看到个手机壳,是黑白的,印了只麒麟在上面,拿了下来。
张起灵挑了部黑色的。
“自己去铺子里要钱去”
“谢谢老板”
上了车吴邪拿出手机壳给张起灵的套上。
“走,回家,我教你去用”

记家中人(痴呆瓶×邪)

小透明
只敢半夜发出来,趁人少

这是宝宝我的一些碎碎念。
首先还是抱歉,占了tag。
一方面这篇和瓶邪没有多大关系,另一方面在写这篇文的时候,有的时候我自己都分不清是瓶邪还是邪瓶,真的是,扶额。我自己也是有情感洁癖的人,当然在bl这一块通常自己是可逆不可拆的。
还有,这篇文在我看来其实是披着瓶邪的羊皮的家庭伦理狗血剧的狼,又一次扶额。

第一次写瓶邪文,第一次写bl文,应该有很多地方都体会不到,文笔也不好,也写不出来,鞠躬。
上一次写同人文要是四年前了,又老了四岁。
还有结尾,我在看电视剧的时候最不喜欢没有结尾的电视剧,我也不知道自己写的算不算完结。
之前读到这样一句话,大意是这样的,记不大清了。
人们只知道白雪公主和王子幸福地生活在一起,可之后他们的生活又是什么样的呢,谁知道呢?

说几个文中的小细节:1.小哥盯着天花板,机械的盯着电风扇,对别人的出现没反应,这都是自闭症的表现,百度百科里来的,文章中只提了一处,这是本宝宝需要改进的地方,应该多强调几下,呼应几下(呵呵,标准答案看多了吧)
2.奶奶给二叔家送东西去,大热天,有汽车却不送奶奶回家,呵呵
3.。。。大家看吧(就这样两个,也好意思说,被pia飞)
还有,大家可以考虑一下半夜里百度殡仪馆的感觉吗😉
哦,还有对不起二叔三叔他们,把他们黑化这么厉害。
好了,这篇小短文就这样完结了,flag什么的也完成了,比预期的快,(不就是结尾偷懒嘛)番外什么的暂时没有。接下来一个星期宝宝有事,可能会更另一篇文,但速度别指望,手动再见。
非常感谢大家的小红心和大拇指和评论,这真的是非常非常大的鼓励。
下次再见!么么哒!

家中人(自闭症瓶×邪)

小透明
私设如山
本篇完结





吴邪在医院的躺椅上睡了一晚。
第二天,将爷爷送去了殡仪馆,之后又回了趟家,给小满哥喂了点粮。又按照张起灵所说的找到了爷爷朋友的电话,是个律师的电话估计是家产分配问题。
爷爷最终还是将存款一分三,吴邪,二叔三叔各一份,其实,这也算是给吴邪的一些保障。然后再长沙老宅留给了吴邪,对张起灵只字未提。律师是当着大家的面说的,三婶朝吴邪轻蔑的看了一眼。
爷爷很了解吴邪,他是个感性的孩子,吴邪想要的是什么,吴邪会承担起什么,爷爷很清楚。
吴邪去处理丧事,殡仪馆的工作人员问他:“汽车要不要啊?别墅要不要啊?”
“什么?”
“这都不懂,看你年轻不容易,告诉你吧。就是死人住的房子,纸糊的,要烧的。”
吴邪想起那时办奶奶丧事时,大概晚上七八点钟吧,那红色的房子,在火里烧,原来那就是别墅啊!
“别忘了,得和你奶奶一样,给他住别墅啊!”三婶说的原来是这个意思。
而自己想着的现在竟然都是个笑话“等自己赚了钱,要像三婶说的买大别墅给爷爷住,带院子的那种。”
吴邪想笑:“都要,都要”
吴邪爷爷多次和吴邪说要简葬,吴邪也知道真正的孝顺是当爷爷存在于这个世间时,而不在于死后多么隆重的葬礼。
自己做到了吗?
算了,住个别墅吧,带院的,在一个有奶奶,有爸爸妈妈的地方,然后自己也可以找到。
吴邪听着在爷爷火化时那鞭炮声,心中有无数想说的话,似乎都无法说出口,他想哭,却也无法哭出来。心中无数的情绪,都化为无数的记忆,从此,他没有家了。从外地回来,不再会有人给他吵热乎乎的家长菜了,不会再有人去火车站接他回家。他拼命试图留下那些碎片的记忆,人已逝,这些记忆不会再多了。
拥有记忆是幸,亦是不幸。
拥有快乐与拥有痛苦,似乎在记忆这儿融合了。
如何选择,却是连人都无法选择的。
张起灵在精神病院认识了一些精神病患者,也谈不上是认识吧,无非是见了一些不一样的人。他见过一个得了相思病的男人,不知是不是腿有些毛病,他坐在轮椅抱着照片,有时抬头不知焦距在哪儿,有时盯着一人,喃喃自语,有时低头浅笑。
如果吴邪丢下了他,他会不会也像这人一样。
不,他连照片都没有。


吴邪把张起灵接了出来,帮他把行李箱整理好。
带他去见见爷爷奶奶的墓,是合葬的。他不知道张起灵懂不懂葬在这里的含义。
‘‘吴邪,我们以后也要葬在一起。‘‘
吴邪愣了,他考虑过了,他会把他带在身边,栓在自己边上,不会离开。
至于自己成不成家,没什么关系,吴家有二叔三叔在,不会绝后。
‘‘小哥,你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吗?‘‘
‘‘生同裘,死同穴。吴邪你教过我的。‘‘
吴邪抱住了张起灵,哭着,笑着。
‘‘好。‘‘

=完=

家里人(自闭症瓶×邪)

依旧小透明
私设如山
短篇,万字内
今天应该还有一更,就可以完结了。


到了医院,不见张起灵,倒看见了二叔一家与三叔一家。
吴邪冲过去,问他们:“张起灵在哪儿?”
“在医院里。”
“怎么了,他怎么样了?”听着他们事不关己的语调,纵使吴邪的好脾气也要被磨光了。
“他精神状态不好,我们把他送去精神病院了。”
“吴邪,你自己也有工作,事情多,把他放在那里,最多就出些医药费,你就把他当住宿费了呗。”
“我们帮你做了个最好的决定。你以后还要有家庭,带着他算个什么玩意?”
他们“他他他”的吵的吴邪心烦,在他的脑海中只有精神病院,张起灵。
张起灵只是不爱说话罢了,他们凭什么这么做。
他只是有些自闭而已,他那么乖,会不会被欺负,吃的怎么样,住的怎么样。
怎么会好?
吴邪恨不得马上冲出医院。
“吴邪,你想让爷爷在停尸间里住一晚吗?”
“在这和殡仪馆有区别吗?”吴邪的火气也蹭蹭的往上涨,他想要马上见到张起灵。
吴邪拦了部出租车赶向精神病院。紧接着二叔三叔他们也跟了上来。
进楼层的那扇门是锁着的,吴邪狠狠的拍着门,他在害怕。
护士给他开了门,
“我要见张起灵。”
吴邪被引进了专门看望病人的地方,他本想跟着护士进那第二道门,也就是病房区。
“吴邪”多久没有听到他叫自己名字了,上一次吴邪已经不记得了,或许这还是第一次吧,一切都很自然,如果忽略背景的话。
“小哥,你怎么样?”
一阵沉默。张起灵好像从未在他面前说过不好。
“吴邪,小满哥的粮食在厨房的左边第二个抽屉里,爷爷有个朋友的电话在右边床头柜的第一个抽屉里,还有你买给我的衣服和爷爷的有混在一起,我还要穿,你把我的理出来放在我的床上。”小哥说了很长的一段话。
小哥今天有些偏执。
“小哥,我带你回家。”
又是一阵很长的沉默,这段沉默让吴邪很想拉着他的手,现在就去办出院手续。
“吴邪,我会拖累你的。”
“你知道什么叫拖累吗?这个是谁教你的?”
“他们跟我说的。”张起灵望了望吴邪背后的人
“无论是谁的话你都听吗?”
“我们可是他的亲人。”后面的人说着。
笑话。
现在是这儿吃完饭的时间,有人送了饭进来吃。吴邪晚饭也没吃,肚子竟然不争气的叫了起来。
这儿的饭菜都很少见荤的。张起灵用勺子搅了块豆腐,盛着,放到了吴邪嘴边,“啊”张起灵示意吴邪张嘴。
吴邪就着勺子吃了口,有点咸。擦了擦脸,原来是自己哭了。
这是一个傻子啊!他会对家人好,他会对人好,他那么好。
究竟谁才该进精神病院。
“小哥,放心,等我,我一定把你接出去。”

家中人(自闭症瓶×邪)

小透明
私设如山
短篇,万字内






吴邪谈过一个女朋友,是在大学的时候,胖子女朋友的朋友,当时带回家,爷爷都还看着不错,其实他要求不高,只要对吴邪好就行了。就是小哥,当时吃了一点点,就回房睡了。
吴邪开了灯,坐在小哥旁边,问他是不是不喜欢他的女朋友。
小哥摇摇头说:“不是”。
小哥的这间房以前是吴邪的,吴邪喜欢把书桌放在卧室里,做完作业往床上一躺。当时还在高考,这是中国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考试,吴邪的爷爷没有经历过,自然是只能在生活上无微不至的关心他。有一次,小哥拿着一只削了皮的苹果端给他,他想也没想,拿起来就咬,咬完了,才发现小哥还站在那里,拿着盘子笑,见吴邪愣愣的,拿走吴邪手上的苹果核,走了。
第二天早上,吴邪在吃早饭时发现,垃圾桶里有许多苹果皮与苹果,还有些略带红色的餐巾纸,他轻轻推开小哥的门,拿起他放在被子外的手,果然手指上有几道刀痕,还好,不深。吴邪拿出创口贴帮他包了包。
吴邪想了想,可能是小哥不习惯家里多个人吧。
出去了,女朋友正在厨房里帮忙洗碗,问他怎么了,是不是叔叔不喜欢他。
吴邪愣了半天,才意识到他说的叔叔是小哥。他和她提到过的。
后来,吴邪没有带女朋友回家过。
后来,因为一些小事也就分手了。


吴邪没有亲人了。
大学毕业,吴邪在好友解语花家族公司在杭州的分部寻到了个工作。
他总想着要不要把爷爷和张起灵接到杭州来照顾,张起灵有自理能力,无非就是说话不太利索。就是爷爷不大愿意,说是家里的狗不离人,若住在杭州,长沙话也不知找谁去说,住的又是楼房,自己腿脚也不利索,就像橱窗里的模特,只有那一点点大的地方,哪有长沙院里舒服。
吴邪想着等自己赚了钱,要像三婶说的买大别墅给爷爷住,带院子的那种。
爷爷与张起灵虽也不缺钱,但在情感上也算是相依为命。
时间是最不饶人的,你再强悍,也抵不过时间的侵蚀,身体的老化让人猝不及防。
快要下班时,长沙的医院打电话来,说爷爷过世了,要他过来料理后事。吴邪听了,腿几乎一软,说了句,马上来。打的去火车站的路上,他打电话给解语花,说是要回家处理事情,小花问他要不要帮忙。
“不用。”
夕阳,血红色的颜色映满了半边天,另一半则是由浅入深的蓝,远方已浸入黑夜。
坐上了去往长沙的火车,他打电话向医院了解情况。
医生告诉他,是一个三十岁不到的年轻人送来的,抢救前的签字也是他签的,张起灵。
吴邪问他抢救费交了吗?
“交了,也是那个人交的。”
“现金吗?”
“信用卡。”
吴邪记得在他上大学前,推着爷爷去银行的自助柜机前学过,没想到张起灵也会了。
当时为了好记,密码设的是吴邪的生日。
没想到张起灵记住了。
爷爷奶奶都是张起灵送去医院的,最后一面也都是张起灵见到的,这可能就是命吧。
坐在火车上,吴邪昏昏沉沉的,似乎梦见,当年他拉着小哥一遍遍练习的他的名字,现在竟也派上用场。
河边,院子里,书桌上。
一个名字是张起灵,另一个是吴邪。